为什么一直买不到口罩?为什么口罩价格一路高涨?

大家知道为什么一直买不到口罩吗?知道为什么口罩价格一路高涨吗?主要是口罩设备、原材料、工人工资、物流运费等都在一路上涨!

为什么一直买不到口罩

口罩生产设备从原来的20多万上涨到120多万,整整上涨6倍!

生产口罩的核心材料,熔喷无纺布由最初的2万多元每吨飞涨到40多万元每吨,整整上涨20倍!

由于春节期间复工,以及政府监管疫情复工等因素,工人工资上涨了3-5倍!

由于政府监管疫情封闭管理等因素,物流运费上涨了3-5倍!

为什么一直买不到口罩

最后才造成现在的口罩价格一路高涨,由原来的一毛钱一片,上涨到现在的3块5毛一片,上涨了37倍!

近日,有媒体报道生产口罩用的熔喷无纺布由原来的2万多元每吨上涨到40多万元每吨,从而引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发红头文件调查熔喷无纺布的价格上涨原因。在笔者看来,国家出手调查的举措当然是对的。但是口罩价格居高不下,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在现代市场经济学中,价格是由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互相影响、平衡产生的。口罩设备、原材料、工人工资、物流运费都在一路上涨,才导致了口罩价格由原来的一毛钱一片,上涨到现在的3块5毛一片,上涨了37倍!同时,据笔者了解,政府接管的口罩厂,对其一次性口罩单个采购价格在1.5元-3元之间。所以,口罩的价格居高不下,也不单单是熔喷无纺布这一个环节造成的。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价格在围绕价值。最简单的说就是因为现在缺口罩,所以口罩才会贵。

为什么一直买不到口罩

据熔喷无纺布供应市场行情来看,很多转产过来生产口罩的企业表示,由于生产熔喷无纺布的大工厂都被政府接管,实行统一配额,堵住了直接联系生产熔喷无纺布的厂家这一渠道,他们只能找中间商采购。因而在中间商层层加价的情况下,熔喷无纺布价格由2019年12月份2万多元每吨,上涨到2020年1月份8万元每吨,2020年1月底上涨到12万元每吨,2020年2月中旬直接上涨到20万元每吨,2020年3月初更是上涨到40万元每吨。

据中国纺织品行业协会消息称,3.6日中石化熔喷无纺布生产正式投产,目前国内新增的熔喷无纺布生产线已经接近200多条,这些会大大提高国内熔喷无纺布的供应量,相信熔喷无纺布的价格也会逐步降下来。

另外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消息称,一些原来供应纸尿裤、卫生巾厂家无纺布转产过来生产熔喷无纺布的企业,慢慢会退出熔喷无纺布的生产,这样一来熔喷无纺布的产量也会下降,因此熔喷无纺布的最终价格也存在不确定因素。

熔喷布又被称作口罩的心脏,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被用在口罩中间的过滤层。从加工工艺来说,熔喷布是以聚丙烯等高聚物为原料,借助高速热气流的喷吹下形成超细纤维,并在气流作用下自身粘合形成的非纺织材料。对比其他类型的材料,熔喷布纤维更细、比表面积更大,因而也具备更好的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和吸油性,在保暖材料、过滤材料、吸油环保材料、电池隔板、隔音材料、医疗物资等多个领域有广泛的应用。

目前,国内能够生产熔喷布的厂家多而杂,整个行业呈现出小和散的态势,除了少数几家大型厂商日产量能突破10吨以外,绝大多数小厂商的熔喷布日产能为1吨,甚至是不足1吨。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数据,2018年,国内熔喷布的产量为5.35万吨/年。

如果按照一个医用N95口罩使用3-4克熔喷布,一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使用1克熔喷布来计算,一吨的熔喷布就可制造超过30万个医用N95口罩,或者100万个一次性医用口罩。根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口罩产能超过50亿只,其中可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占比54%。以此计算的话,目前1.16亿口罩的日产量中,能够进行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约为6000万只/天。这就可以粗略的计算出每天的熔喷布需求量,每天166万只的N95熔喷布口罩,需用的熔喷布约在5.5吨/天左右;6000万每天的医用口罩产量,需要的熔喷布约在60吨/天。

看上去口罩所需熔喷布所需的产能并不大,但事实上,国内目前绝大多数的熔喷布都应用于工业过滤、汽车隔音、环保吸油、擦拭品等方面,而用在医疗卫生领域的熔喷布,还有很大一部分被用于制作手术衣、防护服、尿片、女性卫生用品等等。更值得一提的是,用于医用口罩的熔喷布产品质量和要求都要更高,不能简单地使用其他用途的熔喷布来替代。

看吧,价格是由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互相影响、平衡产生的,由于熔喷无纺布稀缺,所以才导致供不应求,价格飞涨!

近期国内熔喷无纺布价格一路飞涨,主要原因就是供求关系不平衡,需求量大增,供应量不足,从而导致价格飞涨,这是主要原因。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接管了大的熔喷无纺布生产工厂,口罩厂家根本无法联系到熔喷布无纺布厂家供货,熔喷无纺布生产厂家都被政府接管了,实行优先配置。一些口罩厂家就只能找中间批发商供货,而这些中间批发商在中间环节层层加价,也导致了熔喷无纺布价格一路飞涨。

有些人也会说,是不是有些熔喷无纺布生产厂家也在出厂价上哄抬物价。据熔喷无纺布供应市场行情来看,熔喷无纺布生产厂家,大的公司都被政府接管了,小的生产厂家也是从SMS生产线改造成熔喷布生产线的,他们大部分是供应纸尿裤、卫生巾厂家的无纺布原料供应商。因此他们也牺牲了很多,损失掉了供应纸尿裤、卫生巾厂家的生意订单。在春节期间复工,工人工资高涨七倍、物流运费高涨三倍的情况下,生产出来的熔喷无纺布出厂价高了一点,出厂价格确实比以前高了几千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下近期南都报道和澎湃新闻的报道:

据南都报报道:

1.熔喷无纺布产能供应不足,是价格一路飞涨的主要原因。

2月10日,国内企业开始陆续复工,有一大批企业开始加入口罩生产大军,熔喷无纺布供不应求。有口罩生产企业主称,由于政府接管了大的熔喷无纺布生产的公司,目前联系到的供应商都不能拿出熔喷布现货,“要从其他国家运过来,最快也要3月中旬”。这位负责人表示,前段时间联系上一位能提供现货的供应商,但后来对方的熔喷布被调控了,“调控给口罩生产能力更强的企业”。

恒天嘉华非制造有限公司是国内生产熔喷布的企业之一,隶属恒天集团。官网显示,恒天嘉华在大年初三就紧急复工,截至1月27日,日产能达到120吨,“口罩用面无纺布、喷熔过滤用无纺布、底面用无纺布;病毒防护隔离衣用纺熔SMS无纺布供应充足”。27日,南都记者联系该公司,得到的回复为“企业已被政府接管,现在不接订单”。

另一家生产喷熔布的企业量子金舟(天津)非织造布有限公司也于27日回复南都记者称,“暂停订单了”。

一位生产口罩内外S层的无纺布厂家告诉南都记者,即使9条生产线全开,日产量达70多吨,现在还是停止了接单。“年后开始爆发式增长,产能不够,订单排到4月中旬了,再接就做不出来了。”

随着企业继续扩产和转产口罩,熔喷布的需求只增不减。2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丛亮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除西藏外有30个省区市都陆续新上了口罩生产线,同时还不断有新的口罩生产线投产。

南都记者注意到,宏大研究院有限公司的人士指出,对SMS生产线(纺熔复合生产线)进行改造可加快扩大产能的时间。已有企业通过改造生产线加入熔喷布的生产中。“SMS生产线是可以改造成熔喷布生产线的,在产线中加上生产熔喷布的设备,比如关键的静电驻极设备,这个设备的交货期在20天左右。”有多年生产无纺布的经验的延江股份(300658.SZ),在疫情发生后,通过机器设备改造,经过半个月后改造出3条熔喷无纺生产线,实现日产6吨民用级别熔喷无纺布。不过,延江股份表示,目前生产医用级别熔喷无纺布还存在瓶颈,“开发过程受到人员技术经验缺乏、设备改进难度大等因素影响,不确定不可控风险较大,开发完成所需时间难以评估”。

2.中间商炒高价格,是价格一路飞涨的重要原因。

“打过去都是中间商,每吨25万、28万、30万都有,乱喊价。”南都记者联系到海南良行医疗产业有限公司(下称“良行医疗”)的姚女士时,她正苦恼于如何寻找到真正的熔喷布供应商。据南都记者了解,此前喷熔布每吨的价格为2万元左右,如今上涨了10倍以上。2月27日,南都记者向多家自称有熔喷布的公司询问,得到的报价均在每吨20万至30万左右。南都记者查阅这些公司的工商信息,其经营范围并无“研制和销售非织造材料”等相关业务。姚女士表示,口罩是优先提供给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公司也在与物流企业、公益机构以及即将复工复产的企业对接,“到时候也是以出厂价格出售,三四十万每吨的价格是无法承担的”。

据澎湃新闻报道:

1.现状:熔喷布价格涨至10倍,企业承受压力。

孟和平的企业是四川一家2月3日开始转产生产医用口罩的民营企业,此时,熔喷布的价格已经有所上涨。他说,2月8日,他进货的价格为4万/吨,10天后价格涨,通过当地政府协调,他才以18万元的价格买下一吨材料,27日,他又被告知熔喷布售价已经是25万/吨。而年前,一吨熔喷布只需2万元。短短30天,一吨熔喷布的价格已经上涨至十几倍。但一路猛涨的熔喷布价格,是所有生产医用口罩企业都绕不开的坎。

“医用口罩有三层,熔喷布是中间一层,具有很强的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能起到杀菌、隔离病毒的作用,可以说是一个医用口罩的‘心脏’。”孟平和介绍称,“一吨熔喷布能生产五六十万个医用口罩,我们现在的材料只能再维持生产10-20天。”孟平和说,他的企业自担费用生产医用口罩,免费派发给当地居民使用,“天价”熔喷布让他陷入了困局,“我们也在到处找熔喷布,前几天有人说另一个地方有货,25万一吨要不要,我说不要,真的是太贵了。”

专业生产口罩的浙江金华久瑞口罩厂,比孟平和更早感知到了熔喷布的涨价,总经理叶振浩介绍说:“从过年前就已经开始涨了,以前一般都是2万一吨,年前开始一路猛涨,现在有的最高已经卖到了30多万。”

原材料上涨后,叶振浩的口罩厂生存也越发困难,“疫情下,原本熔喷布进货就很困难,现在涨了那么多,成本就要跟着上去,厂家想不亏本就要涨医用口罩价格,但现在国家限制了医用口罩的价格,我们赚不到钱,还可能要赔本,国内市场现在很难做,做外贸还好一些。”

自1月27日开工生产医用口罩起,浙江安普森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普森医疗)就面临着熔喷布短缺的问题,曾和其他数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联系浙江本地媒体急寻原材料供应商。如今开工一个多月后,安普森医疗依然面临着熔喷布难题。

“现在熔喷布已经涨了10倍多,而且想买也买不到。”该公司总经理姜江说,生产熔喷布的企业相对较少,以往他所在的企业都是从杭州、湖南、江苏等地不同的厂家进货,在春节期间,因工厂未复工,一度原材料短缺,后续慢慢恢复。但在十多天前,市场上的熔喷布再次出现了“一布难求”的情况。

“目前像熔喷布这种面料都是保证当地使用,我们外地就很难买了。”姜江说,目前厂里使用的熔喷布都是托熟人进货,但也只有少量货源。姜江还认为,大量企业涌入医用口罩市场,也让熔喷布价格水涨船高。“现在除了口罩厂扩大生产线,很多企业都转产医用口罩,尤其是大企业,他们资金充足,能够一次囤大量的熔喷布,我们专业生产口罩的小企业就更难买到货了。”

2.溯源:熔喷布产能低,企业称主要是中间商在加价。

湖南盛锦新材料有限公司是生产熔喷布专用料的龙头企业,“我们生产的是熔喷布原料粒子,就是一种聚丙烯颗粒,把颗粒融化后通过工艺喷到布上,就能起到阻隔、防护的作用。”该公司一负责人田伯陵告诉澎湃新闻,公司自1月28日全面复工,并保持满负荷生产,依然无法满足熔喷布专用料的需求。“现在接单已经全部满了,其他的订单都要等到3月15日后才能继续接,现在只能满足老客户,对新客户已经没有能力接单了。”田伯陵说,现在公司接单都是主要按照工信部保供名单,提供给名单上支柱型大企业,许多小企业无法顾及。

在医用口罩、熔喷布、熔喷布专用料、原材料这个链条里,专用料是最重要环节。田伯陵介绍称,生产熔喷布专用料的主要原料为聚丙烯(Polypropylene),材料供给主要来自中国石化。据公开报道,2月18日,中石化、中石油均紧急调整生产装置来生产医用聚烯烃以满足无纺布聚丙烯纤维专用料、医用聚丙烯专用料等医用物资原料的需求。

“主要就是产能有限,验收标准高。”田伯陵说,目前国内无纺布厂较多,但由于熔喷布专用料利润低、技术要求高,属于小众偏门的领域,生产厂商非常少,“能存活下来的基本上只有几个大型企业。”田伯陵介绍称,目前一条专用料生产线一天能生产10-15吨专用料,假设全国有50条生产线,一天也只能供应500-600吨。“现在大家都在大量上口罩机,以为有口罩机就能解决问题,但上完后发现缺熔喷布,上了熔喷布生产线后又发现没有专用料,其实这是一环扣一环的。”不过,田伯陵说,在激增的需求量和熔喷布高涨的价格下,熔喷布专用料利润却没有太大变化,“生产熔喷布的企业找我们买专用料才1万/吨,生产后熔喷布卖到20多万/吨,在黑市上甚至炒到40万/吨。”虽然上游决定产量,但利润基本都在下游。熔喷无纺布物价都是被这些中间的经销商哄抬起来的!

明白了吧!在现代市场经济学中,价格是由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互相影响、平衡产生的,缺少就贵!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市场经济就要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如果国家过度干预也会不好。

相关链接:带你正确认识熔喷无纺布:

剪开一个已经使用过的医用口罩,你会发现:口罩有三层,(内层)吸湿层、(中层)核心过滤层、和(外层)阻水层。

因为按照国家的生产规定,医用口罩至少包含3层无纺布(N95 级别口罩,结构上做了优化:(中层)核心过滤层层数更多了,厚度更厚了)。

熔喷布,俗称口罩的“心脏”,是口罩中间的过滤层,能过滤细菌,阻止病菌传播。熔喷布是一种以高熔融指数的聚丙烯为材料,由许多纵横交错的纤维以随机方向层叠加而成的膜,纤维直径范围 0.5~10 微米,其纤维直径大约有头发丝的三十分之一。

下图是拍摄的熔喷布结构照片:

飞纳台式扫描电镜拍摄

(飞纳台式扫描电镜拍摄)

看到图片你们是不是会担忧,熔喷布空隙这么大,是怎么过滤环境中的病毒的呢?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尺寸很小,在 100 纳米(0.1微米)左右,但是病毒无法独立存在,其传播途径主要有分泌物和打喷嚏时的飞沫,飞沫的大小在 5 微米左右,这是其一,第二,熔喷布本质上是一种纤维过滤器,含有病毒的飞沫靠近熔喷布后,也会被静电吸附在表面,无法透过。

 

看了本文的 %宝妈还看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Copyright © 2019-2020 米菲miffy纸尿裤 版权所有 津ICP备06012236号

在线客服:
代理咨询qq

咨询电话:

15222856919

时间: 9:00-24:00

扫一扫邀你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