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元一个的口罩,现在真心不贵!比涨价更可怕的是没货!

针对一家上市公司近期出售的口罩被指价格偏高、有哄抬物价嫌疑,苏州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在经过初步调查后,对记者表示,经了解,该企业以3.3元/片的价格出售口罩,是合理的,不构成“哄抬物价”。

3.3元一个的口罩

日前,有人举报称,总部位于深圳的上市公司新纶科技苏州基地直销的医用外科口罩,每片的单价3.3元,且要求10万片起订,这加大了中小企业复工的经济压力。

2月20日,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价格与收费监督检查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经初步了解,新纶科技平时口罩单价为1.2~1.5元,不同的客户群体根据采购量不同会有价格的略微差异。最近,由于原材料价格攀升及设备更新等因素致成本升高,新纶科技口罩出售单价调整为3元和3.3元,其中3元是上门自提价,3.3元是送货上门价。

至于“10万片起卖”的销售门槛,苏州市市监局的这位负责人认为,不违反相关规定。“生产企业不像零售企业,目前确实没有太多人力对接小订单,企业可以自己拼单。”

“现在口罩生产成本相较于(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提高了很多。”新纶科技董事、副总裁翁铁建向记者表示,口罩成本构成中,人工成本占大头,该公司现在的口罩生产线是10年前投资,现在已经落后。像“折耳带”工艺,只能靠人工,加上公司在除夕夜就赶工生产,按照平时的三倍支付工资,自动化程度低,不但影响产能,更增加了成本。

他以另一家企业举例,“苏州另一家去年买入自动化设备的企业,60名工人,每天生产口罩60万片,而我们100多个人,每天最多只能生产将近20万片,其中还有2万片报废。”翁铁建说。公司正在采购新设备,以改善这种情况。

口罩原料价格攀升也是目前制约口罩价格的重要因素。有业内人士做过调研,一次性口罩材料组成有两层无纺布,和中间一层过滤用的熔喷布。其中,熔喷布成本占到总成本17%,是第三大成本构成。目前熔喷布市场售价已经从2万/吨,上涨到10-20万/吨,涨幅超过500%,但依然供不应求。

目前,新纶科技有两种口罩出售,医用外科口罩和非医用口罩,“与医用外科口罩相比,非医用口罩未进行最后一步灭菌工序,但原材料、生产环境、生产设备都是一样的。”

翁铁建介绍,医用口罩一般会采用环氧乙烷灭菌,灭菌后产品上会残留环氧乙烷,这种物质会刺激呼吸道,还能产生致癌物质。因此,灭菌工序必须经过长达15天的解析,使残留环氧乙烷释放到安全含量标准,检测合格后,才能出厂上市,这也严重影响了防控物资的供应周期。

“因此,公司在报相关部门备案后,出厂销售未经灭菌工序的非医用口罩,用于民众的一般防护需要。”翁铁建说,对于一些口罩需求较紧急的企业,也可购买非医用口罩。

不过,该公司官方口罩的订货通道、公司微信公众号“亲净生活”并未介绍还有“非医用外科口罩”出售。该官方渠道对产品介绍中仅有“医用外科口罩”。目前,该篇公众号文章已经删除。

新纶科技官方口罩订货通道,此前仅有“医用外科口罩介绍”,并无介绍还有“非医用外科口罩”出售。目前该消息已删除。

对此,翁铁建的解释是,“2月20日17点预订截止,因此删除了相关购买信息。”

至于销售门槛为何定为“10万片起订”,翁铁建解释说,“订单太多,很难应对和接待,因此希望这些企业可以自己拼单,让(我们)公司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生产环节,以提升产能满足市场供给。”

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的一家企业主向记者表示,每片3.3元的单价也许不算贵,他自己买到的口罩价格还高一点,3.5元-5元之间,一般5000片~1万片起订,分批交货。

“毕竟供应关系失衡,而且销售企业和流通企业成本也都增加了。”杭州的这家企业主同时也认为,目前口罩价格升高及约定购买门槛,确实给中小企业负责人和行政采购部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湖北一药店口罩进价0.6元卖1元被举报,一心堂口罩进价4.21元卖5元被举报,口罩涨价之过在药店吗?

3.3元一个的口罩

口罩核心原料,2万涨到20万

据澎湃新闻报道,医用口罩核心原料熔喷布价格暴涨10倍,仍供不应求。

据报道,口罩原料熔喷布每吨单价已经由2万涨到了20多万,有中间商甚至加价到29万。

“熔喷布是口罩的核心,现在根本没有货,一天一个价,每吨单价已经从原来的2万涨到了20多万。”浙江衢州一家服装厂的负责人何女士表示。

何女士说,“现在卡在了熔喷布环节上,全国熔喷布缺货缺得厉害,大家都转产口罩,没有这么多熔喷布供应市场。”

2月21日,国务院总理到北京市海淀区一家临时转产的企业督战口罩生产。总理问企业负责人还有什么困难,对方说,熔喷设备的关键部件还存在缺口。

同日,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上线“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工序对接专区”,想要提供原材料或者有需求的中小企业,都可以在专区内上报供求信息并搜索供需匹配。在对接专区上,多数企业都在寻求熔喷布供应。

个别中间商要价29万/吨

据悉,医用口罩主体结构多为三层无纺布,即SMS结构,内S层为普通无纺布、外S层为经防水处理无纺布,中间M层为驻极处理的熔喷无纺布,为拦截细菌、飞沫的核心层。

当前,市场最为紧缺、价格上涨幅度最大的就是熔喷无纺布。

据国家发改委介绍,当前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110%。由于市场紧缺,熔喷布现在可以说是“一布难求”。在国家政策号召下,一批企业开始转产口罩,但原料药来源是个难题。

何女士表示,转产生产口罩的中小企业现在可以通过微信的原材料资源对接群来与供货商洽谈,但是群内良莠不齐,有中间商任意开高价的现象。

“我这个群里有300多人,都是一天一个价,有的是熔喷布生产商,有的则是手里有货的中间商,现在熔喷布每吨单价大概在10万、20万左右,个别中间商已经叫价29万,而且还必须现货,你今天不要,马上就卖给别人了。” 何女士说。

不只是稀缺,几乎快没有了

有纺织业分析师称,此前国内熔喷无纺布较为小众,年产能为5.35万吨,占无纺布产能的1%,主要用于生产口罩、环保材料、服装、电池隔膜等产品。目前由于国内口罩尤其医用口罩需求仍较为旺盛,熔喷无纺布短期内存在供给缺口。

从需求端看,目前医用口罩优先保证一线医务人员的使用,民间口罩需求仍未满足,原有口罩生产厂商大幅扩产,业外企业转产等因素都推高了对熔喷布的需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最新报道,熔喷布的国内产能规模相对有限,新增产能设备需要向国外机构订制,到厂周期需要三到六个月。

一个业内交流群直接贴出通知——“无纺布不止是稀缺,熔喷布厂家已经排到了3月份,甚至有些厂商4月都排了,可以说熔喷无纺布已经没有了。”

而且据一贸易商表示,生产熔喷布的熔喷设备需要订制,到货周期最少三个月,加上投产成本高、生产难度大,并非短期能够迅速释放产能,国内也有相关设备厂商,只是装置产能规模太小,无法与进口设备相比。

药店成口罩涨价出气口

医用口罩价格自春节后可以说是连日上涨,自从地方政府统一调配口罩保证优先供应医务人员后,口罩更是一罩难求,普通群众的口罩购买需求始终未被充分满足。

在供需不平衡的客观现实下,口罩涨价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某种程度上,药店似乎成为了部分消费者宣泄不满的出口。

有数据显示,全国各地市场监管局收到的各类投诉举报数量激增,其中12315举报热线有45%都与口罩涨价相关。不少药店经营者直言,因为口罩多次被举报,干脆不卖了反而安全。

必须看到,药店卖口罩也有自己的苦衷。

比如越南进口口罩的一心堂药店相关负责人就对都市时报表示,在采购过程中已尽最大努力降低成本,但疫情期间运输、人工、原料等成本大幅上涨,5元的定价,不仅符合市场监督部门的规定,也已报备价格监管部门备案,并且没有达到政府规定的加价率,其实是让利于民。

更有专家直言,目前口罩生产企业现有产能多由地方政府统一调配,进入市场流通的数量有限,本身就不存在价格大幅上涨的基础。就连口罩生产企业享受到的也只是销量的提升,并没有从价格层面获得多少收益,药店作为下游,就更不用说了。不得不说,口罩涨价原因多,核心原材料是根本,对待作为下游的药店,不能一“举”了之。

3.3元一个的口罩

关于口罩的相关链接:

我国一年能生产多少口罩?

聚丙烯(PP)是如何变成医用口罩的?

口罩现在可是全国人民关注的硬通货,而且现在各地买口罩完全是配给物资,需要预约和限购;然后口罩价格疯涨、全球缺货、骗子微商横行,各地市场监督局在严打假冒伪劣口罩,那么我国到底每天能生产多少口罩呢?

第一个问题最后回答。我先作为前石化行业人士,给大家从头到尾分析一下,从聚丙烯颗粒(PP)到口罩的变身工艺,大家就能明白自行消毒给口罩消毒有没有意义了。然后再梳理目前的原材料供应形势,然后再根据公开消息为大家分析我国的产能,大家就估算我国或全球,一年能生产多少口罩?

医用口罩的生产:

这是常见的医用口罩,主要由三层无纺布组成。内层是普通无纺布;外层是做了防水处理的无纺布,主要用于隔绝患者喷出的液体;中间的过滤层用的是经过驻极处理的聚丙烯熔喷无纺布;最后生产完毕后要经过环氧乙烷消毒并静置7天挥发毒性,经过密封包装,装箱运走。

医用口罩的核心材料,就是驻极处理之后的聚丙烯熔喷无纺布。请务必记住这两个关键词,因为这是过滤新冠病毒气溶胶的关键。

1、原材料:聚丙烯(PP)颗粒:

我就不去讲原油是如何在炼厂变成聚丙烯的了;大家只要知道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的炼化工厂,除了检大修之外,过年期间也是绝对不会停工就好,保证我们的汽柴油、化工原料(聚乙烯、聚丙烯)等持续生产,不会断供,这也是央企的担当。

从化工厂生产出来的聚丙烯颗粒就长这样,我们买的塑料水壶、餐具之类,大部分都是聚丙烯做的。

聚丙烯多少钱呢?目前的期货价格是7000元/吨。一辆大货车大概能拉30吨,所以通过物流提一车聚丙烯,成本大概是20万左右。

2、聚丙烯纤维生产:

就像纺织需要植物纤维一样,无纺布的生产同样需要纤维料。聚丙烯颗粒是拿来融化塑形的,而高熔脂聚丙烯纤维料,才是生产口罩的核心原料,就是下图这种一条条的聚丙烯纤维。

2019年国内聚丙烯纤维的产量约为170万吨,其中能用于口罩的高熔聚丙烯纤维约为95万吨。生产单位就有我们中石化的镇海炼化、上海赛科、荆门石化、海南炼化、茂名石化、石家庄炼化、广州石化等等,中石油的炼厂也有一批,我不熟。

这次为了应对疫情,中石化部分炼厂已经开始调整生产计划,将于2月开始不断增产高熔指聚乙烯纤维料,独山子石化也随时待命等待调整。所以这部分主要是库存不足,产能上来以后,PP纤维的原材料供应绝对充足,只要路不断就行。

无纺布的生产商需要从经销商或者化工厂那里采购聚丙烯纤维作为原材料,所以物流的道路是不能断的!如果无纺布生产商的城市封路,就意味着原材料的供应被切断了,那还怎么生产?

聚丙烯纤维多少钱呢?阿里巴巴上查到的零售价是10000元/吨,数量级不会差。有各大央企在,聚丙烯纤维不会缺货,价格也不会飞涨的,大家可以放心。

3、熔喷无纺布生产:

熔喷法(Melt Blowing)属于聚合物挤压法非织造工艺,是1954年美国海军为了收集核试验产生的放射性微粒研制的超细过滤效果的过滤材料,然后1965年前后,埃克森、3M等公司制造了第一代熔喷非织造设备。

工艺原理就是用高速热空气对模头喷丝孔挤出的聚合物熔体细流进行牵伸,由此形成超细纤维并凝聚在凝网帘或滚筒上,依靠自身粘合成为非织造布,喷丝的原理如下图:

熔喷材料是靠自身纤维热熔而成,厚度更厚熔喷法生产的无纺布,纤维的随机和隔层交叉排列,形成了熔喷材料多弯曲通道结构,这样颗粒物(新冠病毒气溶胶)才会与纤维产生碰撞而被滞留。

画重点:医用口罩的过滤机制是布朗扩散、截留、惯性碰撞、重力沉降和静电吸附。前四种都是物理因素,就是熔喷法生产的无纺布自然具有的特性,过滤性约为35%;这是达不到医用口罩要求的,我们需要对材料进行驻极处理,让纤维带上电荷,用静电捕获新冠病毒所在的气溶胶。

4、驻极处理:

静电吸附就是通过荷电纤维的库仑力实现对新冠病毒飞沫(气溶胶)的捕获。原理就是让过滤材料表面更开阔,对微粒的捕获能力强,而电荷密度增加,对颗粒的吸附和极化效应更强,所以,过滤层的熔喷无纺布过滤材料,必须要经过驻极处理,才能在不改变呼吸阻力的前提下,实现95%的过滤性,才能有效防病毒。

口罩要在到达阻隔效果的同时保证舒适通气性,医用口罩吸气阻力一般不超过343.2帕斯卡(Pa),民用口罩吸气阻力小于135帕斯卡(Pa)。

驻极处理能够大幅提高过滤效率,不改变呼吸阻力,而且驻极电压越高,材料过滤效率越高。一般需要驻极电压在30Kv-60kv,驻极时间要在20秒以上。最后生产出来的医用高熔指熔喷无纺布原料,大概是这个样子的,20000元/吨。

5、口罩生产线:

解决了原材料的问题,口罩生产不过就是堆工、堆料,维持生产线产能的问题了。这个就特别快,都是自动化生产线,给大家看个视频就好。18万5一台的口罩姬(机),每分钟可以生产100个口罩,24小时不停工每天的产能就是14.4万个口罩。

一个小口罩厂,可能需要10个人,设备包括口罩成型机、口罩压合机、口罩切边机、呼吸阀冲孔机、鼻梁条线贴合机、耳带点焊机、呼吸阀焊接机等等,总投资估计50万就能搞定——但是!设备到货需要60天,远水解不了近渴。

6、环氧乙烷消毒:

如果是普通口罩,其实是不需要消毒的,但是医用就需要生产厂家用环氧乙烷(EO)消毒柜进行消毒了。把口罩放在400mg/L的环氧乙烷环境中,利用烷基化作用于羟基,使微生物大分子失去活性,达到杀菌目的。

但是环氧乙烷不但易燃易爆,对人体还有毒,所以杀毒之后需要静置7天用于解析,在EO残留量低于要求值之后,才能包装出厂,供给医护人员使用。所以生产医用口罩的单位,才需要具有《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啊!所以口罩的生产商需要把口罩送到质量监督局送检,符合国标GB18279.1-2015,国际标准ISO11135:2014的要求,因为环氧乙烷也是致癌物质啊!所以各地工商部门才要打掉假冒伪劣口罩啊!

画个重点:

只有按照上述工艺生产出来的医用口罩,用高熔指熔喷无纺布生产过滤材料,进行驻极处理增加静电吸附性,生产后用环氧乙烷消毒并且静置7天解析环氧乙烷,才是合格的、安全的、可以用于隔离新冠病毒传播的医用口罩。

所以坊间流传的用紫外线杀毒、干蒸湿蒸这种,都破坏了过滤层的静电以及纤维结构,过滤性能都下降到35%了。

即使用阳光杀毒,口罩不断吸收人呼出的水蒸气,也会导致过滤层电荷流失,静电吸附能力下降为零,过滤效果回到35%左右。对平民有没有用?那肯定聊胜于无。

但是对医护人员有没有用?

没有用。所以如果医护人员自制口罩,基本等同于只穿便装跟敌人(病毒)搏斗。

但是我们平民用过一次的口罩就要扔掉么?事实上,除非去医院、超市等人员密集地区,或者需要接触疑似或确诊病人,平民如果只是出门买个菜,在开阔环境,两米之内没人,15分钟后回家摘掉,使用三五次,累计时间不超过4小时,完全没有问题。这样也能减少口罩的消耗量。

我国口罩的产能如何?

目前最新报道:山东星地以防疫需求为导向,24小时不间断生产隔离衣、口罩等防疫用品的高熔指熔喷无纺布。山东星地副总经理魏星跟媒体说,企业每天产能为30吨,全部做成口罩的话,可生产1000万支,约合每吨医用无纺布可以生产33万个医用防护口罩。

根据调研,1吨高熔指聚丙烯纤维料可生产近25万个聚丙烯医用防护口罩;所以1.32吨纤维料可以生产1吨医用无纺布,可以生产33万个医用防护口罩。

根据中国纺织网,2018年我国各类口罩产量45.4亿只(人均仅仅3.24个),即使全部口罩用聚丙烯生产,也不过才消耗2万吨的聚丙烯纤维料,相对我国的庞大炼化能力(一个中科炼化就能年产80万吨乙烯),这点需求就是毛毛雨。那么卡点在哪?巧了,还在湖北!

我国四个无纺布基地,广东、浙江夏履、湖北仙桃、福建。其中湖北省仙桃市彭场镇号称「无纺布之都」,行业内说法是:「无纺布产业看中国,中国看仙桃,而彭场镇是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发源地。」

目前,湖北仙桃彭场镇是「中国最大无纺布制品加工出口基地」,生产出了全国60%的无纺布产品,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但是湖北仙桃,也在疫区。

湖北宜昌,无纺布的主要生产商欣龙集团有一条年产4000吨的无纺布生产线,每天生产11吨无纺布的话,还能生产363万个口罩,但如果原材料供应和工人都受到疫情和“封城”的影响,那影响就大了。

根据欣龙集团的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熔喷无纺布实现了4760万营收,按照2万一吨计算的话,也就是欣龙在2019年上半年生产的无纺布约为2380吨,全部用于生产口罩的话,能生产7.85亿只,每天生产436万个医用口罩,仅仅一家企业的产能,就足以支撑湖北疫区一线。

所以大家知道为什么现在口罩不好买了吧?

1、化工企业按照每年的固定需求生产聚丙烯纤维,生产多了没人要;

2、无纺布企业没必要在过年期间采购一批聚丙烯纤维料积压库存;

3、口罩生产企业没必要在过年期间采购一批高熔指熔喷无纺布放在库房里;

4、非疫区地也纷纷封城堵路,去过疫区就要隔离14天,原材料供应受到影响;

5、医用口罩需要经过环氧乙烷消毒(EO),然后需要静置7天。

目前其他省份的情况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只有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确诊人数进一步上升,武汉、环武汉、湖北的百万人确诊数分别是927.89、253.0、120.64,形式非常严峻。

 

看了本文的 %宝妈还看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Copyright © 2019-2020 miffy米菲纸尿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糖果网络

在线客服:
代理咨询qq

咨询电话:

13512007173

时间: 9:00-24:00

扫一扫邀你卖萌